Crystal

音乐随身听:

【独立民谣】丢火车《秋城》

这首歌写的是云南昭通这座“乌蒙高原的明珠”,那里因一年四季如同秋天,故名“秋城”。歌曲讲述“在城市中默默生存的人,在忍受着孤独的同时,也渴望得到可以依靠的肩膀”。丢火车富有诗意的歌词给歌曲带来了隽永的意蕴;后段很有意思的小号,颇有推波助澜之意。

丢火车乐队是一支四人乐队,成立于2004年,来自黑龙江;成员包括:主唱球子、贝斯周骏、鼓手小波、吉他林海峰。乐队以民谣见长,对于音乐的追求如同水一样明亮;朴实的歌词,渗透着岁月的积淀,简单自然的旋律温暖着都市中浮躁的你我。

《秋城》

这里是一座繁华的城市

也曾是一个沉睡的摇篮

很多人祈求上天给予他温暖

可到头来还是一样的无奈


大街上有着无数的陌生人

表情麻木的谈论着未来

忙碌的日子 错过了朝霞与晚餐


不知什么时候 又过了一个秋天

我开始有些倦了

不想面对世间的冷眼旁观

静静的等候日落看星辰坠入大海


我开始不再孤单

从此成为了一种习惯

向失去的 错过的 告别


她总说 都要慢慢的习惯

你要经得起这孤舟的考验

如果你已经厌倦生活的纷扰

那就出去看看 河流山川


我开始有些倦了

不想面对世间的冷眼旁观

静静的等候日落

看星辰坠入大海


我开始不再孤单

从此成为了一种习惯

向失去的 错过的 告别


我开始有些忘了

那些注定回首的种种遗憾

九月的天像烟火是否在等待绽开


我开始不再孤单

从此成为了一种习惯

向失去的 错过的 告别

乐LOFTER:

小豆之家:

I feel the rain
我听见细雨的声音
Against my window
它轻轻地敲打着我的心窗
So far away
好远好远
From all that I know
我的心绪飘得好远好远
Memories flood in
脑海中游荡着我
Of those I miss the most
那些最深刻的记忆

It feels good to be back
好开心可以重返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家
I'm happy, happy, happy to be home again
我真的很开心回家
So happy, happy, happy to be home
回家真的很开心
Home again
那是我日思夜想的家
I feel the rain
我听见细雨的声音
Against my window
它轻轻地敲打着我的心窗
So far away
好远好远
From all that I know
我的心绪飘得好远好远
Memories flood in
脑海中游荡着我
Of those I miss the most
那些最深刻的记忆
It feels good to be back
好开心可以重返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家
I'm happy, happy, happy to be home again
我真的很开心回家
So happy, happy, happy to be home
回家真的很开心
Home again
那是我日思夜想的家
Happy to be home again
好开心可以重返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家
I'm happy, happy, happy to be home again
我真的很开心回家
So happy, happy, happy to be home
回家真的很开心
Home again
那是我日思夜想的家
Happy to be home
好开心可以重返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家

小豆之家敬上!

音乐最安全:

慢慢的听
以前推过,我再推
对这首歌没印象的朋友
应该对这封面有印象的吧?
如果你现在准备入睡,那你不适合听哦?除非你再刷一会手机

呼明君:

玛莎音乐之友:

A玛莎:

法国钢琴大师,旋律安静、优美,富有生命力。Frederic Delarue在法国出生成长,小时因车祸导致身体残疾,但却锻炼了他顽强的生命意志和对生命的珍爱。年轻的Frederic Delarue曾获得法国钢琴奖,后在法国巴黎音乐学院受训,并在法国电视和唱片公司担任作曲和音响师。

【音乐推荐/玛莎】

Fluss der Zeit:

触击播放标志,异域的情调,迷蒙的抒情,特殊的忧伤,笼罩着这首来自北非的柏柏尔语民谣。

最晚从公元前一万年起,柏柏人便居住在阿尔及利亚一带。但迦太基、希腊人、罗马人、汪达尔人、拜占庭、奥斯曼、西班牙、法国等都先后攻占过柏柏人世居的土地。柏柏人几度被被阿拉伯帝国和土耳其帝国统治,长时间讲阿拉伯语,而自己的语言长久没有统一,是一个由各种柏柏语方言混合的语族。直到近年来,柏柏尔语才重新受到重视和恢复。

这首曲子的创作者和男声演唱者Idir,是一位著名的柏柏尔语民谣歌手。他的民谣歌曲在现代北非的柏柏尔语族群中广为传唱。Idir还以其深深的抒情语调和叙事性的民谣歌词,打动了许多在北非旅游或者生活过的异乡人。

柏柏尔语民谣是非洲土生土长的民族音乐,它的词曲都植根于北非大陆。历史上,柏柏人虽然不断被外邦人统治,但他们从未停止过独立的抗争,如今北非疆域最大的现代国家阿尔及利亚就是他们民族意识的结晶。在21世纪的今天,非洲早已经不是一块想象的和猎奇的大陆,它从未停止过发出自己的声音。

请你聆听这首真实的,属于非洲的声音。

这首民谣收录在我的网易云歌单——《穿梭万年的沉吟——柏柏尔语精选》。